2008/09/14

Hopeless

這幾天照著 Robin Milner 的《Communicating and Mobile System: the π-Calculus》把 pi-calculus 從頭再模映一遍,一直到 weak bisimilarity。定義完 weak bisimilarity 之後,我覺得根本不可能有辦法證明任何有點規模的東西嘛…

--
光想到要對之前那個小例子做 case analysis 就頭皮發麻…


唔,如果很順利地一下全部寫完,大概就只能寫 blog 不能寫 paper 了 XD。不過我還是覺得這次和 AoPA 有個決定性的差異 ─ AoP 已經有很多乾淨的 formulation,克服 predicativity 搬進 AoPA 就能得到不錯的成效。(例如可以比較 foldR-fusion 的第一個證明和現在 AoPA 的眾多 algebraic proofs。)可是 pi-calculus 好像沒有這麼好的資源。

--
重做 pi-calculus?XD

Labels: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