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1

Hume's Dilemma

這個星期二的知識論,終於正式讀到第一個 David Hume 的論證。Hume 藉著這個論證宣稱:歸納法(induction)無法帶給我們任何一丁點的知識。(梁老師說正式寫作不要用「一丁點」這種詞 XD。)這裡說的歸納法是從有窮個命題推到一個普遍命題的過程,例如我看到東西掉到地上很多次以後推得「所有東西都會掉到地上」,這個推論步驟就是歸納法。

我們「知道」一件事情的途徑有四條:不辯自明(如 Descartes 的「我思故我在」)、直接經驗、演繹(deduction)、和歸納(induction)。歸納法並非不辯自明(怎麼能輕易從有窮飛躍無窮呢?),亦不能直接經驗(如何經驗無窮?),所以只剩下演繹或歸納兩條運用推論(inference)的進路。"Hume's dilemma" 指的就是這兩條路都行不通。

演繹的有效論證保證在前提為真時結論必然為真,但歸納法不具這個性質 ─ 若觀察到的有窮情況都對,歸納出一個普遍命題後卻發現一個例外,這種狀況即便發生也不矛盾。(這裡的意思有點隱晦:例外情況和那個普遍命題矛盾,但和歸納步驟不矛盾。)所以歸納法的性質和演繹天生不同,不可能以後者證成前者。

至於最後一條進路「以歸納證明歸納法」,顯然犯了循環論證(circular argument)的毛病。若要說得詳細一點:當我要藉著觀察多次歸納法成功的案例而歸納出「歸納法可行」的結論時,最後這步歸納若要成立,必須仰賴「歸納法可行」這個命題。但要證成這個命題為真,又要藉著觀察多次歸納法成功的案例而歸納出「歸納法可行」的結論…

所以 Hume 得到結論:歸納法無法得到任何證成。

--
我個人認為這個論證不錯,只是講得有點複雜 XD。

Labels: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