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11

金次有感

忍不住把金次今天談對立、抱負與科學的那一段錄音放上來(external link)─ 因為實在精彩。以下是大略全文(感謝 yen3 協助前半聽寫 XD):

教數學有一個地方很頭疼,尤其教微積分。微積分要講一些比較…你說要證明這個東西(JK 注:兩有理數間存在無理數、兩實數間存在有理數),很多同學就會不以為然:這我本來就知道,你幹嘛證明?其實你不知道。你只是聽說了,你接受了;接受了,你就認為你知道。其實,高等微積分難,難在那裡?難就在於要把你的思路貫通,要打通你的各個脈。其實你們從小學一直到現在,學了很多數學,你也講不出數學是什麼。很多東西,你認為你知道,其實沒有通,脈沒有暢通。那高等微積分就是要把這些脈暢通,讓你去理解它。點這個脈呢,我在黑板上講了,但最重要的還是你回去自己要 review,你的思路才會暢通。

思路暢通有好處,人呢,看事情就看得比較 deep,不會隨隨便便聽人家講。人家講倒扁你就去倒扁,人家講挺扁你就去挺扁。我常常勉勵學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如果我下了課就去倒扁,那我的學術還有嗎?對不對?去倒扁的一定要費力氣,去挺扁的也應該要聲嘶力竭。我的本就是好好教書,把你們教好。我站在這裡就是用祝福的心來教你們。我希望你們將來每一個人,這裡面人才輩出。人才輩出,我們這個社會就燦爛,是不是?各行各業就有很多人,那麼這個國家就有希望。那你們的本就是好好讀書,把書讀好。

台灣這個社會麻煩就是這個樣子。我看每次 call in 節目,各說各話。台灣這個社會分裂成兩塊,兩塊互相仇視、互相敵視的團體。你看這邊,每天都是那群人在講話,這個電台固定就是那群人在講話,那邊呢有固定那群人在講話,每天講的都是同樣的話。但是這麻煩啦,一個人,如果思想沒有暢通的人,他會被牽著走,牽著走你就去挺誰,就去倒誰啦。總統好好做總統的位子、事情,教授好好做教授的事情,學生好好做學生的事情,大家好好把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好,這個社會就很詳和。像昨天那種狀況,真的…台灣這個社會不知道如何化解對立。不知道這個再下去,兩邊都不退讓,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很麻煩。當然,我們的第一家庭,當然有時候,有很多事情上…做成這個樣子。

那個心很重要。有很多人進醫學系,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已要進醫學系。我很喜歡數學系、物理系的學生。進數學系進物理系的學生,他多半都有一個「我想要做什麼」,他才會去讀這種系。這樣的人呢,他知道自己人生要往哪個方向。有的人很會考試,書讀得很好,考到前面五十名就進台大醫學系。但是,他的意願是什麼?他不一定有自己的意願,而是外在社會的價值驅使著他去走這條路。當然,我不是說醫學不好,呵呵。念醫學應該是自己問,我為什麼要進醫學系?年輕人最可貴的,就是要有一個抱負,對不對?一個沒有抱負的年輕人,這個…我這麼老的都很有抱負,年輕人沒有抱負,看起來…唉,很可惜,那種生命很可惜。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進醫學系,看到錢就頭昏眼花了,那當然就不可能做一個好醫生。讀書呢,要有抱負。進大學就是大學之道。古人的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要讓你的德行止於至善,讓自己沒有污點。

現在當然我們數學不談道德,但數學它背後也有它的 philosophy。我希望你們讀這高等微積分,要能答覆,「數學是什麼」要能答得出來。它背後有它的 philosophy。數學跟物理很不一樣。數學的東西是建立在一些不能問、不可說的事情上,那些東西就是絕對真理,從這邊演化出一套理論,就是數學的定理。所以數學的定理是絕對真理。那物理…我很喜歡物理,很了不起。像物理上,它把運動的規律用能量來看,我覺得這很了不起。它提升到一個形而上的層次,看這個物理運動的規律。像物理學上有最小作用原理。任何物理現象一定沿著軌道在運行,那軌道一定使動能和位能的差最小。提出這種理論的人,我很佩服。他怎麼有那種洞察力去看透這個宇宙的祕密?這是要很聰明…不但是聰明而且要很用功很專注的人才有辦法。但是這種東西跟數學不一樣。這叫 Hamilton's Principle,你叫 Hamilton 證明給你看,他也證明不出來。他就是洞察這個宇宙的現象,去歸納這個宇宙間的運動滿足什麼規律。他不是去證明,而是看出這些東西。像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光速恆常,你不能問說光速為什麼恆常。他假設光速恆常,導出狹義相對論。在萬端的現象中間你要找出那個背後不變的東西,這是很難…那需要很深的智慧跟洞察力,這是物理跟數學不一樣的地方。那個要用 creativity。但是那種東西,你不能說叫他證明給你看。他用這樣解釋自然現象,那一般物理學家都相信這是對的。像 Hamilton's Principle,沒有人說 Hamilton's Principle 是錯的。你所見到的各種物理現象都是這樣。所以,你學數學,還有學物理、學生物,你要知道每門學問中間,它其實有類似的地方,但是又有不一樣的地方。數學來到這裡「不能問」,這個地方你不能問,很霸道,下面你不能問,那是絕對真理,從這裡演繹下來一套邏輯系統。生命科學這種你不能說不能問啊,生命科學可以永遠問下去。能不能到一個地方你說 "stop" 不能問了?愈問其實永遠沒有答案,愈問就愈接近上帝。愈問愈細愈問愈細,到後來人一定回答不出來。答不出來並不是做虛工,而是對生命現象更了解、更清楚,對生命的作用更清楚,所以不是做虛工。但是你可以想像,永遠問不完,無窮無盡。

--
有共鳴才會覺得精彩 :P。

Labels:

Blogger yen310/11/2006 5:06 pm 說:

己回覆

 
Anonymous Yi10/11/2006 5:26 pm 說:

你的課表還真是滿阿...都沒出去玩?
另外~> <~你的圖片怎麼會有Eric的簽名?
我居然現在才發現...

 
Blogger Josh Ko10/11/2006 6:15 pm 說:

那是 Slowhand 專輯的封面,從國中用到現在沒換(懶得換)XD。

 
Anonymous Charlie10/12/2006 6:50 pm 說:

這段話很精彩
借轉網誌啦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