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05

What Should I Say?

系上課程討論板終於開始熱絡起來。最新一篇及其推文正好和我的想法背道而馳,建議把微積分和普通物理學的大綱調整為「資訊系特定」,刪去所謂用不到的部份,甚至直接拉回來讓系上老師教。這在我看來完全是大災難 XD。我要主張的剛好相反:請數學系老師來開每一門數學課(演算法不是數學課喔 XD),理由大概就是數學系與資訊系的親密關係。不過馬上有兩點讓我遲疑。其一是金次講的「味道」問題,金次說上醫學院的微積分時,總感覺學生懶洋洋的,而上物理系微積分時,則感覺到學生對知識的熱情。我想如果真的請,say,金次來專門開課,恐怕狀況會是前者吧,那對老師真的非常不好意思。其二,我只是個正式入門 CS 領域不到兩年的小夥子,一切掛上 CS label 的什麼任督二脈形上觀、哲學數學計算科學的一脈相承,都是從這麼短的時間、這麼少的經驗歸納而來,其實還沒辦法拿到公眾場合下檢視。既然如此,我又憑什麼宣稱該請數學系老師來開課,among other claims?(其實我也滿想建議必修高等微積分 XD。)

最後,T. S. Hsieh 曾如此評論:

我想我說說這學年(還有一學期)修數學系大二必修高等微積分的一些感想吧
雖然在生科系許多學長的板上
有許多討論認為生科學生應補足的是理、工學院必修的工程數學、應用數學
(這兩門大概包含的東西是線性代數跟微分方程)
從實用層面來說,這樣的確是夠了。
不過唸pure math
無論對邏輯思考、看事情的深度、心智的提升、哲學思辨......
都有很大的幫助,特別是遇到好老師
pure math的東西抽象程度很高,要唸通要花相當大的心力跟時間,但很值得
高微讓我重新認識what real number (實數) is、為什麼長方形面積是長*寬
有限跟無限的問題、從0與1一路構築到calculus的過程......相當深邃美麗

esp. 遇到了好老師陳金次,幾乎堂堂都有引起我深思的話語,for example,
討論實數跟長方形面積時,金次曰有很多東西我們根本不曉得它是啥,
只是別人告訴你就是那樣、寫出來老師打了勾,我們就以為已經知道了。

另外我覺得數學跟生物學比起來,比較容易進到形而上的境界XD
金次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唯一在課堂上討論問題時,
提到了金剛經中我很喜歡的一句──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的老師

相較於生物學,現在的資訊系似乎更難進到形而上的境界(其實我覺得生物學明明也很容易到形上境界 XD),而這在我目前的理想世界觀裡面其實有點 ridiculous,甚至產生一些矛盾。所以假設我下去筆戰,在那邊爭論 theory vs. practice 然後搬 Knuth 出來之類的,除了上述第二點疑慮以外,最後問題大概要回到「資訊工程學系(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and Information Engineering)的定義為何」,而我很不願處理這麼大的問題 XD。

--
總之狀況有點困難 XD。

Labels:

Anonymous Charlie5/05/2007 6:57 pm 說:

大部分的話我都同意

只有那一句灰體字的是放屁

不準任何人貶低數學XD

 
Blogger Josh Ko5/05/2007 7:12 pm 說:

這哪有貶低 XD。「容易進到形上境界」是褒不是貶啊 XD。

為避免斷章取義引起誤會,我把上下文一起引進來好了 XD。

 
Blogger Fall5/06/2007 12:52 am 說:

難怪我看不懂一樓再說啥XD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