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6

艱澀與淺顯

剛剛好像很成功地把 foldr 講得淺白易懂了 XD。寒假看 "homomorphism from initial algebra" 看得頭昏眼花,其實那些 machinery 就只是為了清楚地描述「把 constructors 換掉」而已。總覺得那時候花那麼多時間有點冤枉 XD。

--
不過也可能是因為看懂了那段才能講得淺顯?不知道…

Labels: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