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01

抵牛津

週二早上 5:20 坐上通天派來的小客車,音樂很應景地剛好放到「千里之外」。駛到國道二號時開始塞車,但擠一陣過了事故點就恢復正常速度,不料這事故竟促使我和 God & Weijin 在機場沒見到面。因為塞車,Yen3 在我之前先抵達一號航廈,我先報到後才與他相認,隨後傲少也到了。此時時間七點多,兩位神祕嘉賓搭的國道客運正在市區路上亂竄,司機看國道塞車竟擅改路線又嚴重迷路,我等到八點半(8:55 登機)還是只好先入關,結果通關順利得很(BTW, X 光機由兩個替代役男負責,其中一個看螢幕,沒來得及看他們的梯次,但制服很新),我抵達候機室時他們也到了,正好錯過,稍後華航還宣布延後起飛,關內關外齊扼腕。飛機上很想睡,不想睡的時候眼睛也乾得很痛只能閉眼。飛機飛越歐亞大陸北側,飛航資訊上的西經數字逐漸下降(measure of termination!),最後還是準時抵達 Heathrow 第四航站。

海關特別闢一條學生專用通道出來,讓移民官可以好好審視每個案例。移民官的口音正好是我不太習慣的一種,他說了三次 "course offer letter" 我才聽懂 XD。我的簽證在舊護照,移民官弄了一陣,開始給我一段冗長複雜的說明,我用關鍵字拼湊出來的意思是我的簽證在舊護照上他不能蓋章但他還是先讓我入境章就蓋在新護照上然後我一定要去辦簽證轉移大概花個五百鎊吧,我中間問 "it is necessary?" 他一臉嚴肅地點頭說 "it is necessary." 過關後看,入境章上面寫一個神祕的代碼,看起來像是 "VIPP"。欸,算了,反正沒被遣返就好了,再來問學校的簽證諮詢部發生什麼事吧。

依照接機服務網頁的指示,我應該搭免費地鐵到 Heathrow Central,然後照著路牌走到 Central Bus Station。我滿確定我有照著路牌走,但最後抵達一個看起來像是 National Express 的小客運站,完全看不到任何 Oxford 標幟。我張望一下,試探地走上一個月台,盡頭赫然有一部 X70 正卸下行李!我問司機 "Is there a stop called Queen's Lane?" 他很快說 "Yes, there is." 感動!Max 在 FLOLAC 講一句話就完全救了我 XD。接下來就是兩年半之前的路線,途中我異常鎮靜,或許是多如牛毛的待辦事項把情緒擠掉,也或許是累了。

Queen's Lane. 我下車先往一個方向走,遇到 Examination Schools 時幸好之前讀過地圖,知道 University College 就在旁邊,於是往回走,看到傳說中的 Logic Lane(之後常用到這條巷子,設於此處果然十分邏輯)。Univ 又是故地重遊,因為 scm 老師兩年半之前帶我到過 Univ 的 Porters' Lodge 問 Formal Hall 的事情。可是這次我拖著二十公斤重的行李在 Univ 兩道深鎖大門之間來回,不得其門而入。我把行李拖進 Logic Lane 正想找個人,就遇到 porter Maskell 先生準備把 Logic Lane 關起來。然後一切都很順利,除了我得拖著二十公斤重行李對角穿過 Univ 然後抬到 "Milne House" 四樓(樓梯還是狹窄旋轉式,一路撞啊撞的)以外。到今天手還在痠啊 XD。房間狹長就在屋頂下,有書桌、長椅、床和洗手台(一個水龍頭上貼著 "drinking water" 標誌),窗戶外正架著鷹架,但縫隙透出來的風景挺不錯。八點多,我已經差不多累攤了,倒頭就睡。

--
下集待續,來弄一下照片 XD。

Labels: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