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8

Nice

與「新結識」的同學一席對話,過程中竟清楚引發高一時所經歷的「爆炸性連結」(先前僅輕微引發)。這一部份和我先前才摧毀眾多東西有關,一部份是因為和這位同學對話甚有吸引力,竟源源不絕直到核心袒露 :)。(很少第二次談話能聊到這麼深。)再度進入這個狀態,又愛又怕。重建過程和結果固然美妙,但也怕「這次控制不住怎麼辦」。上次錦源渡我過難關,但這次錦源的「農田論」已經不適用了。「飛越關山則脫胎換骨,關山難越則粉身碎骨」,應該飛得過去吧。

--
至少這次應該有足夠能力壓抑,先完結普通物理學期末考 :)。

Anonymous Shuan6/19/2006 2:07 am 說:

"機車"=>"飛機"了耶!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