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31

On Cartesian Skepticism about Empirical Knowledge

這是知識論期末考第一題。梁老師問:

What is Cartesian skepticism about empirical knowledge? Why is it a problem of underdetermination? According to you, can Cartesian skepticism be solved? If yes, how? If not, why?

我的回答:

針對經驗性知識的 Cartesian skepticism 認為任何關於外在世界的信念都得不到證成。我們直覺上承認探知外在世界的唯一管道是感官經驗,因此對於外在世界信念的證成必是由感官經驗所提供的證據進行演繹或歸納。歸納法在此派不上用場,因為我們必須能夠從感官經驗以外的途徑獨立探知外在世界才能歸納。演繹法也行不通,因為有各種可能的懷疑論假說能導致完全一樣的感官經驗,而使外在世界和感官經驗之間無必然的邏輯關連。此處即產生 underdetermination 的情況,因為我們沒有理由宣稱「直覺的外在世界」比那些怪異的假說更為可能。於是懷疑論者得到結論:任何關於外在世界的信念都得不到證成,從而我們無法獲得任何關於外在世界的知識。

我認為若採用 default-and-challenge 的證成概念便可回應 Cartesian skepticism。上段論證所談的證據都是客觀證據,而在 default-and-challenge 的證成概念之下,我們可以不需要客觀證據而宣稱擁有知識。如此一來,舉證責任(burden of proof)便落到懷疑論者那邊,因為他們必須提出反例才能挑戰我們的知識。而根據他們自己的論證,任一個反例其實都不會比直覺的外在世界更為可能。

一直到我完成這段論證,我才知道 default-and-challenge 概念的真正威力所在 ─ 面對 skepticism 有很強的應對能力。不過我要說,我其實比較支持與 default-and-challenge 概念相對的 prior grounding requirement,即要求證成必須來自客觀證據。我認為這兩種證成的結構反映的是對 truth condition 的要求不同。而我個人在理論上和 Descartes 持相同意見,即認為可懷疑的信念都不應算是知識。話說回來,實務上適度接受 default-and-challenge 的看法才是最方便可行的進路。

以上的論點可能會出現在第四題裡面。

--
比我想像中難寫許多…

Labels: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