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7

嚴重適應不良

(JK 注:半夜睡醒,網路突然好了,就把昨天晚上 8 PM 寫的小記貼上來。)

搬到台北已經第二天,我仍然強烈懷念中興的一切,強烈到有點過份了,回到房間整個人就 overwhelmed。單人房小了一點,但那不是問題,我真正懷念的是走過長廊、看著每間房間透出亮光傳出聲響、知道大家都在的那種滿足感。食物貴了一點,但那不是問題,我真正懷念的是一群人彼此招呼、騎著摩托車就吃飯去的那種親密感。我知道像服役這樣朝夕相處能產生緊密的繫結,但我真沒想到能夠如此緊密,緊密得讓分離是完全的哀愁,無一絲甜蜜成份。我的 AT 力場在中辦被瓦解殆盡,就在這情感上最脆弱的時刻又換了個地方,應該在服役一開始承受的適應不良的煎熬竟然在退役後才感受到。我真的需要儘快重建我的 AT 力場,否則到 Oxford 去很難說情緒上能不能承擔得住…

--
簡直像毒癮發作…難過得很。

Labels:

Blogger Gulian6/18/2010 5:20 am 說:

這一定會有的。
想當年在軍中的日子,每日生活是如此的單調還有無聊,但是離開的時候還真的是百般惆悵,真的難忘記在軍中的點點滴滴,我們連長說的退伍後茶餘飯後的話題就是談軍中的趣事。

你在軍中所認識的好朋友,記得也定時好好聯繫。

 
Blogger yen36/18/2010 6:58 pm 說:

隱世難,入世更難,或許在這樣子的轉換中,我們都需要學習。

 
Anonymous scm6/19/2010 1:15 pm 說:

欸.. 中午多來跟我們喝咖啡?

 
Blogger Josh Ko6/19/2010 2:10 pm 說:

Sounds great! :)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