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8

Les Misérables, Queen's Theatre, London, 14:30, 1 Jan 2011

2011 年第一天,和 Liang-Ting 在倫敦會合,看下午場的《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音樂劇。不是很確定什麼時候開始聽 Les Mis,只記得高一我已經能在音樂課歌唱測驗輕鬆唱完整首〈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高二班際合唱比賽時我曾發想要讓大家唱〈One day more〉— 那是中場大合唱,劇中各方各自分部唱著自己明天的去向,從獨白到對唱到複雜織疊,最後所有人齊唱 "Tomorrow we'll discover what our God in Heaven has in store - one more dawn, one more day, one day more...!" 當然,很明顯不可能讓班上練成這首曲子,所以這個提案早早就被放棄了。由這些證據,我認識 Les Mis 至少有八、九年了吧。

自聖誕開始的腹部不適並不阻止我投入劇情和淚流滿面。音樂比我習慣的十週年音樂會版快一點但不至於太趕,曲子一首接著一首十分順暢,旋轉舞台上流利來去的佈景與場面所傳達意象之豐富超乎我的想像,而且和音樂配合得絲絲入扣,舞台效果將我完全捲入其內。Jean Valjean 唱著〈Bring him home〉希冀將養女的愛人帶回她身邊,Javert 唱著〈Stars〉宣誓他近乎偏執的決心,Fantine 病危在床仍唱著〈Come to me〉思念著女兒,Éponine 為她單戀的男孩送信給他的愛人後唱一曲〈A little fall of rain〉逝於男孩懷中,單純的情節卻也擁有單純的感動力量。

"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 Les Mis 以上帝作為愛的證成。找得到另外的證成嗎?

--
我的胃痛甚至在看完 Les Mis 短暫好轉了一陣子。

Labels: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