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4

故事

小週末兼平安夜,複習了《海角七號》,清爽的愛情故事與音樂設景在山海相接的美麗墾丁,勾起許多美好回憶。

我仍然覺得藝術是純粹主觀的,所謂的客觀理論莫非是逼近眾意與試圖引導,一切最終都得回歸到欣賞者的感知。就好像自然數上的歸納法可以在不同系統下寫成複雜度不一的型式原則,但最終的證成還是回到我們數數的能力(再往回推,Brouwer 還認為我們對自然數列的概念乃導自我們的時間感)。一個故事或一首曲子若能深深撼動我,那是因為我的回憶被掀起、起了共鳴。電影把故事說得很好,但我因此回憶起的、自己的故事才是最生動深刻的,那才是根本感動我的元素。相對地,當我說我的故事,無論文字還是音樂,我都不期望別人懂。因此當別人竟然心有所感時,那可是非常珍貴的時刻。

--
我覺得我漸漸脫離笛卡爾惡魔的魔咒了。

Labels:

Blogger yen312/25/2010 1:18 am 說:

什麼是笛卡兒魔咒 ?

 
Blogger Lin Jen-Shin (aka godfat 真常)12/25/2010 9:52 am 說:

can't agree more. (至少我懂的部份,哈哈 XD)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