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1

首演

之前從音樂社發的傳單知道在學院餐廳要辦一場蕭邦夜曲之夜,也已經排入行事曆,但萬萬沒想到會參與演出。週四中午飢腸轆轆,到學院餐廳吃飯,吃到一半一位大學生過來坐在我對面,隨即寒暄起來。我很快注意到她餐盤上擺著一份樂譜,向她提問,話題一下子拉到週六的蕭邦夜曲之夜。我回答她我彈鋼琴,她馬上很興奮地說「那你應該來彈的」並拿起手機和社長連絡,留下我的 email 後,她就先離開去練唱了。我坐在那兒,突然覺得飽了,最後放棄盤上剩下的幾顆馬鈴薯。

下午收到一份目前的曲目,我之前有彈完的夜曲都已經出現在裡面,剩下的幾乎都不太可能兩天練成,較有希望的只剩 Op 48 No 1 in C minor 和 Op posth in C minor 兩首,晚上就到學院的音樂室去試彈兩小時。前者雖然以前彈過但沒彈完,而且技巧艱深,彈了一陣就知道無論是技巧練習或是情感修飾都來不及;後者我沒練過也不算很熟悉,但是所需技巧合理許多,我彈了一下覺得挺容易發揮,就決定是這首了。週五早上 8 - 10 點又練了兩小時並錄音,晚上回來檢討時發現簡單歸簡單,該修的東西還是很多:踏瓣效果沒有時間多加琢磨、下行琶音容易出錯、左手容易過重、彈性速度不夠穩定、整體流暢感不足⋯,再簡單的曲子要練到能夠公開演出還是不容易。然而週五早上練完時我只登記早上 8 - 9 點一小時,下午上完課回來想多登記一小時,時間卻已全被佔滿。我只好拿著樂譜多加揣摩,週六早上一小時在鋼琴上完成實驗,當天晚上就直接上場了,真正練習時間小於五小時。

演出者有「全黑」的服儀規定,或者也可以穿正常的白上衣黑西裝。下午開始忐忑不安,作業也寫不下去了,總算挨到時間接近,我就穿上我唯一一套正式服裝,也就是我的 sub fusc,開演前二十分鐘到場,現場還沒有幾個人。演出者可以先試試鋼琴,當然是我自上大學以來從沒摸過的演奏型鋼琴,輪到我彈下第一個音時有點意外,但很快我就發現這部鋼琴才真正符合我的需求,也了解到為什麼之前聽名家演奏能夠有那麼多變的色彩:這部鋼琴的觸鍵比音樂室那台直立鋼琴重了一些,這就代表我不用特別放輕左手力道就能讓伴奏維持在低音量(缺點是如果不自覺地照之前練習的力道施力的話很容易漏音),而且這部鋼琴的音色更廣更容易控制,很細膩地回應我的觸鍵輕重,強奏時聲音也仍然豐滿而不會尖銳刺耳,用它唱出的蕭邦旋律之生動在直立鋼琴上絕難達成。過了八點鐘,整間餐廳已經坐了不少人。關門、開場白,演出開始了。

十一人演出十一首,我排在第六位。聽著前幾位演出者的夜曲讓我稍抒緊張之感,但拿著樂譜的手仍然偶爾小抖一陣。輪到我了,我儘可能從容地擺好樂譜調整好坐姿,然後開始。哎呀,左手第一個低音就沒出現,但我繼續緩緩唱出高貴的主題,然後略為流暢地重現,再一次以清脆的顆粒感出現後,小心拉升壓力直到第一個最高音舒解,一句孤寂但堅決的「揀盡寒枝不肯棲」結束第一段(呃,橋接性質的左手伴奏第一個音錯落在高八度的位置上,趕快把後面一個和聲拆掉補足拍子)。高低暖冷對唱兩句,從弱奏開始顯現動能,一句急促敏感的上行瞬間升溫達到高潮,但記得要堅定地開解掉。再來一次!首句和上一次相比好像緩一點,但升溫一樣急促,高潮音與之後的下行琶音就靠它們的音高與速度形成比前一次更強的張力,然後我要一串輕柔流暢的裝飾上行音結束這一段。呼吸、把前面殘留的激動清掉,溫暖的兩句過場要從容地唱,可以示弱,因為兩句唱完就又要換回冷冽與沈重的高低呼應,累積堅決的意志。戲劇的中段重現,這次要完全展露堅決,然後是最後一次,更緩了,但不要忘記堅決,急促上行、高音!小心地琶音下行,哎呀,最後滑掉兩個音,但氣氛沒有斷,謹慎略緩但不顯柔弱地唱完最後一句(踏瓣別忘記要放),收尾在左手一個憂鬱的降 E,把最後的和聲停足了踏瓣方起,雙手離開鍵盤。成功了!

因此我的首演經驗還算不錯,不過那種緊張和事前準備工夫之浩大還是讓我覺得不要太常做這種事比較好 XD。最主要的因素或許還是我的技巧追不上我的選曲,想彈的曲子經常彈不出來,花很長一段時間專磨一首曲子還磨不好,導致能彈的曲目其實很少。如果下次還有這種業餘大家盡興的演出,偶爾為之大概還勉強可以,但請讓我彈我練過一段時間比較有把握的曲子 XD。

--
過程速記詳見前篇 facebook digest。

Labels: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