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4

基礎訓練結訓

昨天是軍事基礎訓練的結訓典禮,意即三週的軍事基礎訓練已經結束。接下來兩週要到南投草屯內政部社會福利工作人員研習中心受專業訓練。星期五下午到週日傍晚是結訓假。

這三週和一大群人生活,相處上挺愉快的。不過愉快指的是相處氣氛,我仍然強烈感受到自己與他人的興趣、觀點十分不同,甚至幾無交集。唔,這種情況我大概早就習慣也能輕鬆應對了吧 ─ 什麼都不要講就是了 XD。我從一開始就猜台大招牌的震撼力相當危險,所以一直很小心避開可能談到學校的話題,但有人直接問時我總不能說謊。結果震撼力比我想像中還要大得多。到最後似乎有一點點傳開的樣子,但幸好沒造成什麼負面影響,盡己本分多幫別人就沒問題啦。例如我折蚊帳出奇地順手,有兩天分別被加了一分,那兩天的計分表上我得到的「圈」在一群「叉」中格外顯眼,於是接下來幾天我開始應邀幫人折蚊帳。幸好人數只和大一計程的 debug 人數差不多,不然我自己的內務就不用檢整了 XD。

有位中山大學的教授來談志願服務的發展趨勢。一開始說他也當過兵了解大家的感受,大家想聽多少沒關係,不要妨礙課程進行即可。接著他的論述重點擺在「志願服務是滿足個人興趣的絕佳途徑」和「志願服務只需要一點點付出即可造成很大影響」。我認為這位教授是所有講座當中講得相當好的一位。結果回隊上準備吃飯之前,我在廁所內只聽到鄰員抱怨這位老師講太久耽誤中餐和午睡時間,然後就沒了。我預期聽到的對話當然不是「欸,你不覺得志願服務很熱血嗎?有沒有想做哪方面的服務啊?」,但至少應該是「欸,志願服務好像還不錯呴」,所以當我聽到那一小段和內容完全脫節的抱怨時還滿錯愕的。我想應該有些人被打動了,只是沒說出來,但我猜更多人的想法和那幾位鄰員一樣。唔,意念的傳達真的十分困難啊。我在 Trek Begins 裡面說型式有助於意念的傳達,但那是從 Descartes 的觀點出發、針對可型式化的知識講的,完全不適用這裡遇到的情況。再摸索看看嘍…

替代役的軍事基礎訓練在體能要求上的確相當寬鬆,和常備役的待遇相比宛如天堂。但我認為這三週訓練的重點本來就是在紀律而不是在體能。相較於後者,前者對替代役重要得多。另外如果稍加觀察,其實可以從一個人在基礎訓練的行為推測他日後服勤的表現。例如每次下餐廳時總是縮手不取餐具的學員,很難想像他會有服務大眾的熱忱。或許這三週的「測試」效果比「訓練」還要顯著呢。

--
才剛開始呦。

Labels: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