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6

Poison

星期三的專訓學科測驗結果,欸,就是這樣啦:

除了總成績的前三名外,另外也頒發學科測驗成績前三名,不過和總成績的排名是完全吻合的,所以我另外還拿到一張學科測驗第一名的獎狀,並拿到兩份一模一樣的獎品(某種有造型的 LED 小檯燈)。情況和國中時基測、高中時學測如出一轍:分數硬是跳得比我預期的上限還高。題型是選擇(40%)、填充(40%)、簡答(20%),其中填充題一格 4 分,而且刁得我第一個 pass 時幾乎無法作答,幸好簡答題(應該)沒掉分數。不過考完時我還是認為應該砸了,打電話回家說沒希望 XD。有人問我是不是熬夜 ─ 欸,沒有啦,我都在正常時間讀,然後從細到粗讀 4 個 passes 而已。

這次考試算是自從入伍以來我最投入的一次,到最後發現真的不能浸在這種材料裡面太久,非常毒。必須承認,要大量快速補充 background knowledge 的話,直接把那堆全條列式的資料背起來是有效的。但是那些教材和課程實在是太過於填鴨,幾乎全是條列式而沒有什麼理路,justifications 當然全部省略。整本書和我所學最接近的大概是 John Rawls 這個名字,而我根本沒看過他的《正義論》XD。這幾天過後,我覺得腦傷程度或許還大過於讀 category theory,因為 critical thinking 的能力明顯退化。等安定下來得好好衝刺一陣子。(準備 IELTS 應該不會有這種效果吧…)

不過既然「很暴力」地拿到第一名,那就代表開出資訊專長缺額的所有服勤單位都擺在面前任我挑了。我選的是內政部社會司的中部辦公室。(資訊組第二名隨後也選這裡,佔去所有名額。所以還真的得考第一名…)理由如下:

  • 地點在中興新村,返家方便。我想如果一切順利的話,能待在家裡的時間大概也只剩這一年了吧。
  • 宿舍住單人房。「有沒有室友」差很多,例如我以後就可以邊看書邊唸出來了,也(至少偶爾)可以不用耳機。就是單人住宿這點讓北部辦公室排名在中辦之後(台北市是六人一間…)。房內自由佈置但要求整齊清潔(每週一次內務檢查)。我打算走極簡風格,主要擺設一開始就是 PB 一部、KDX 一本(聽說下星期會回來一本新的)、燈幾盞,晚點加勇者王一架,再晚點確定隔音效果如何之後添購中低價位喇叭一組吧。最重要的就是我不要擺一堆書了 XD。
  • 勤務內容主要(應該)是公文處理,算是我比較做得來的吧 XD。
  • 每週規定爬兩次山,平日也可以慢跑。我想或許這次有機會把運動習慣培養起來?成功嶺上晨跑時喊的口號「我愛跑步 / 跑步愛我 / 天天跑步 / 天天快樂」好像捉著我了,專訓兩週沒跑覺得有點不舒服 XD。

缺點的話,大概就是步行似乎比較行不通。根據學長提供的地址和 Google Maps,上勤地點距離宿舍 1.6km,差不多是台大宿舍到新體的距離,20--25 分鐘可以走到,這沒問題。但日常消費據說必須到草屯鎮上,這就比較麻煩了。或許至少得弄部腳踏車吧。

有趣的是每個月底要交一篇作文,題目不拘,字數限 600--1000 字。這個 blog 多半是 informal writing,所以練練作文也滿不錯的,但題目真的滿傷腦筋… 連載「通識計算學」?XD 另外好像還有讀書心得報告(含口頭和書面報告),題材格式不拘,並指定 3 人回應。欸…《Critique of Pure Reason》?XD

入伍後填資料看到「興趣」一欄,我總是填「哲學、數學、古典音樂」。(我想「程式語言理論」對一般人而言應該歸在數學吧 XD。)長期接觸這些東西,我的人格也逐漸和這些科目同調,變得外冷內熱,喜歡誠懇發自內心、慢火烘培而成的心靈交流,而不認為「純粹交換物質世界資訊」的對話有意義。因為陰沈外貌,一般人往往敬而遠之,只有少數人長期相處下來產生相知相惜之感。或許在我的人格和這些科目之間已經形成正回饋了吧,我因為個性而選擇親近它們,它們則反過來繼續強化我的個性。這種基調看來也不太可能改變,只能補一些應變機制上去,多少改善和外在世界的關係嘍。

新環境一開始總是不太適應,我估計大概需要兩三個星期的時間吧。我漸漸覺得這一年塞在出國之前也不錯,畢竟國內風情大同小異,正好練習適應,否則一下子衝到國外的陌生環境,語言氣候飲食風俗全部大異,說不定撐不下去。適應之後,就按照時程準備出國了。

--
第一站是 IELTS。

Labels: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