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8

Wittgenstein

聰明的《微積分的歷史步道》引了兩句 Wittgenstein:

  • What can be said at all can be said clearly, and what we cannot talk about we must pass over in silence.(我們可以說的部分就說得清清楚楚,我們不能說的部分就保持沉默跳過去。)
  • 我的「語言極限」就是我的「世界極限」。
看起來和我的想法十分契合,掃過 Wikipedia 上的介紹更加深這個印象。看來總有一天要來讀 Wittgenstein 嘍。

--
聽說非常難讀?XD

Labels:

Blogger XOO8/08/2009 4:24 pm 說:

「我的『語言極限』就是我的『世界極限』」

I couldn't agree more!

 
Blogger Marvelous Pine8/09/2009 2:59 pm 說:

不能說的部分會不會更重要?!

 
Blogger Josh Ko8/09/2009 3:04 pm 說:

If there's something that cannot be said, what can you do about it then?

 
Blogger Marvelous Pine8/10/2009 4:18 pm 說:

我不知道:) Mr. Palomar也不知道

 
Blogger XOO8/11/2009 7:14 am 說:

>不能說的部分會不會更重要?!
以什麼為基礎來說的「重要」呢?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