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3

Background pressure

週四晚上,全體社會司役男(欸,指的是需用機關啦 ─ 會計處和社會司是平行的單位…)齊聚宿舍晒衣場烤肉,稍晚負責管理的蔡專員也加入。開始不久我就坐在爐邊烤肉,直到結束。一方面我有機會學習和食物打交道,另一方面我的理由是與其放下夾子等別人來接,不如自己坐在那裡把東西烤完,保證有一定的效率。類似的情況想起來還不少,說穿了我並不擅於協調人事,於是最佳解往往就變成「自己動手」。這實在算是人格缺點之一…

IELTS 的壓力與日俱增。但除了這種短期明顯的壓力,從入伍以來,我逐漸認出在我背後有股「背景壓力」常駐在那邊。這股「背景壓力」讓我不願意真正地放鬆,或許可以說是某種希望自我實現的推力吧。我很少發現同儕背後有這種推力,而這 "lack of pressure among people" 從離校入伍之後更加明顯。很難描述這股壓力之大。我只能說,我在這種壓力之下還移動得這麼慢,或許真的是資質有什麼缺陷吧。

--
我大概違背了「不能說的東西就讓我們保持沈默」XD。

Labels:

Blogger XOO10/03/2009 5:26 pm 說:

「或許真的是資質有什麼缺陷吧」

你有這種缺陷我就是腦殘了 = =

試著讓自己放鬆看看吧。

 
Blogger Josh Ko10/03/2009 7:04 pm 說:

欸,我想指涉的東西應該是沒描述出來啦。我改寫好幾次都摸不著邊,最後乾脆用個強一點的詞,強到很容易造成誤會…

至於放鬆,我覺得我現在還滿習慣和這種壓力相處的。然後忘記寫的一點是,其實上班辦雜務和週四烤肉的放鬆效果都不錯 XD。

--
我是被震醒的 ─ 彰化市 4 級耶…

 
Anonymous scm10/05/2009 5:25 am 說:

不知是不是瞄準得高,壓力也就大了?我後來的感觸是有些事情靠能力,大半事情是靠機運。做了該做的努力,回顧起來就不會遺憾,剩下的就放輕鬆點囉..

另一個話題:關於「不能說的東西就讓我們保持沈默」,昨天剛好讀到這個:

http://vanemden.wordpress.com/2009/02/05/remember-software-verification/

我想你會有些意見。 :)

 
Blogger Josh Ko10/05/2009 2:04 pm 說:

好像是耶。不過好像總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做到了「該做的努力」…

我確實是下面那篇文章試圖攻擊的對象 XD。不過我好像看不太到什麼論證?除了一兩句話用經驗支持 code inspection 以外,(排除掉不屑的語氣後)好像都只是一些(不見得公正的)事實描述呀。既然作者還接受 'rhetoric math' 之類的東西,我相信要求一點論證是合理的。

當然作者也提到不少 auto verification 的真正問題,例如該如何信任 auto-gened proofs. 欸,這不也是幹這行的人在努力的嗎?Robert Pollack 在 Constructive Type Theory 二十年那本書也寫了一篇論述如何相信這種證明嘛,至少這議題不是被忽略的。

睡覺時間快到了,反正整篇大致看起來都是可以回應的 XD。

 
Blogger Airman Of Chunghua Wind10/06/2009 4:35 pm 說:

我放鬆了很久很久XD
上次跟學長們聚會,在一旁突然覺得非常突兀,已經有段時間不曾出現在這種三句不離資工範疇的聚會,讓我很想回到從前阿XD
讓我來踹踹看吧:p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