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2

鄉思淺嘗

這幾天月圓,半夜照得窗前一片皎潔,正是「床前明月光」之景。抵英已三月餘,足以釀出些許思鄉情懷親自品嘗了。余秋雨先生在《山居筆記》〈鄉關何處〉一開始寫:

我想任何一個早年離鄉的遊子在思念家鄉時都會有一種兩重性:他心中的家鄉既具體又不具體。具體可具體到一個河灣,幾棵小樹,半壁蒼苔;但是如果僅僅如此,焦渴的思念完全可以轉換成回鄉的行動,然而真的回鄉又總是失望,天天縈繞我心頭的這一切原來是這樣的嗎?就像在一首激情澎湃的名詩後面突然看到了一幅太逼真的插圖,詩意頓消。因此,真正的遊子是不大願意回鄉的,即使偶爾回去一下也會很快出走,走在外面又沒完沒了地思念,結果終於傻傻地問自己家鄉究竟在哪裡。

我倒認為實際情形可能要更複雜一些。自己記憶中的家鄉不只是個地理位置,更包括在那兒所發生的故事,很多是無法重複的。仍然存留的舊時記號只能提醒我那些故事曾經發生,而不能讓我再一次經歷那些故事。因此在這樣的定義下,完全的返鄉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思鄉。再把事物變動考量在內,連家鄉的具體形象都可能輕易毀滅。倘若幸運,形象變化不大,那才得以回到名詩與插圖的類比吧。

--
不過我也可能把「家鄉」詮釋得太廣了⋯

Labels:

Blogger Lin Jen-Shin (aka godfat 真常)1/24/2011 4:44 pm 說:

精闢!

 
Anonymous 阿南1/26/2011 4:02 pm 說:

很喜歡這篇的解釋,

令人思念的除了實際的事物之外
還有那些只存在回憶之中的情境與場景 :)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