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9

《尋找腦中幻影》摘錄

(JK 注:摘自第七章〈單手拍手的聲音〉結尾。作者於本章描述否認症患者與一連串實驗,揭露佛洛依德所說的防衛機制。)

打擊佛洛依德是知識階級目前流行的娛樂消遣,雖然在紐約和倫敦還有佛洛依德迷。從這一章中我們可以看到佛洛依德對人類情況的一些卓越見解,對防衛機制更是一針見血,但是他不知道這些機制在腦中為什麼和如何產生。佛洛依德比較不為人知但同樣有趣的成就是他的宣告,他說他已經辨識了所有偉大科學革命的共同理念,即人不是宇宙的中心人物。這種想法侮辱了人類,或把人類的尊嚴粉碎了。

佛洛依德說第一個偉大的科學革命是哥白尼革命,以地球為中心的宇宙觀,被地球只是宇宙中的一個微小塵粒的觀念所取代。

第二個偉大的科學革命是達爾文革命 ─ 演化論說,指出我們是矮小的、沒有毛的猿猴,在演化中意外地獲得一些特徵使我們成功,至少是暫時的。

佛洛依德謙虛地說,第三個偉大的科學革命是他的下意識(the unconscious)的發現,並由此推論人能主宰自己是一種幻想。他認為我們每天做的每一件事,被一大堆下意識的情緒、本能和動機指使,我們所謂的意識只是冰山一角,是我們行動的複雜合理化作用。

我相信佛洛依德正確地辨認這些偉大科學革命的共同理念,但是他沒有解釋為什麼如此 ─ 為什麼人類喜歡被侮辱或被推翻?我們接受小看人類的新世界觀,我們得到什麼回饋?

我們可以將事情顛倒過來,提供為什麼宇宙學、演化論和腦科學會吸引人的佛洛依德解釋,不止是給專家,也給一般人。人之異於禽獸在了解生命的有限,並對死亡恐懼。宇宙學給我們時間的永恆感和空間的巨大感,如果你知道自己是一個還在形成的宇宙的一部份,以及你的生命是有限的事實,就會變成沒有那麼恐懼。這是一個科學家經驗宗教最可能的推想。

演化論也一樣,它給你時間和地域感,讓你看到自己是這個偉大演化旅程的一部份。大腦科學也一樣,讓我們放棄靈魂可以從心靈和身體分開的想法。這種想法不但不可怕,還會讓你脫出困境。如果你認為你在這世界上是特殊的,從一個特殊又有利的地點宏觀宇宙,你的虛無感會變成無法接受。如果你真的是溼婆神(Shiva)的偉大宇宙之舞的一部分,而不是旁觀者,你無法逃避的死亡會變成與自然的快樂重聚,而不是一個悲劇。

婆羅門是全部,從它產生外觀、感覺、慾望和行為,但這些只是名字與形狀。要了解婆羅門,你必須經驗到你與自我的不同,或居住心中蓮花的婆羅門。唯有如此,人才能逃出悲傷和死亡,才能和超越所有知識的微妙本質同在。

─《奧義書》(Upanishads, 500 B.C.)

--
值得玩味…

Labels:

Blogger godfat 真常12/09/2009 4:18 pm 說:

後兩段真不錯

 
Blogger XOO12/09/2009 6:30 pm 說:

(y)

談到人類自我中心的想法,不禁讓我想到基督教,竟然可以將「人」的概念放在萬物的中心,萬物皆是臣服於人,為人所服務。即便台灣的主流宗教並不是基督教,但是如「人定勝天」的思想也同樣令我作噁,同時都顯露出萬物皆可征服改變的想法。

另外,自由意識的說法,對我來說也是差不多,即便我不是唯物主義者,但稍微了解跟體驗精神病的形成跟治療方式,便會感到意志跟自我意識的脆弱跟不可靠。

 
Blogger Marvelous Pine12/10/2009 5:42 am 說:

很印度哲學,佛學就是在這上面孕育出來的

 
Blogger Marvelous Pine12/11/2009 12:55 am 說:

When those who are wise
dwell in contemplation
on the transient nature
of the body-mind,
and of all conditioned existence,
they experience joy and delight
seeing through
to the inherently secure.
--Dhammapada v.374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