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2

Last week

上週過得有點恐怖,特別是週四和週五,速記一下。先前累的時候大都還能維持均衡,但上週是忙到體力補不回來,精力一天比一天衰退但工作完全沒減量,到週五早上已經不得不降低功率以維持運轉。上半週還過得去,訂便當是老工作,收發也已經能夠上手,而且畢竟是和淑芬姐在分工。但社發科整週都找我下樓支援社工人力推估案(是的,社發科正是曹小妹事件直接轟炸到的對象之一)含加班一晚,每次都是十萬火急趕資料,另外五月中全台社會役要辦籃球賽,我們打算藉此機會做套團體服,我被指派為承辦人之一,必須趕在這週下訂單免得來不及。於是就變成老樣子,所有事情擠在一起,大家都是 high-priority,非得全部一起多工處理不可。到了週四,淑芬姐家裡有事不得不請整天假,我晉升全職收發,社工人力推估案又在十萬火急地改變納編、約聘比值重算數字做圖表,團體服訂單進度也到緊要關頭,事情擠到讓我精神恍惚,只用直覺在做事。週五下午三點我主講《尋找腦中幻影》讀書會,一直到開講十分鐘前我還在橋訂單,終於坐下來準備開始時已經累得不會緊張了。講完繼續橋訂單,總算在下班前橋出暫時的結果。其實能夠兼顧所有事情並不太令人驚訝,畢竟幾個月下來我的抗壓力有所增進,旁邊的人也都悄悄在幫我分擔工作,令人驚訝的是事情竟然似乎都辦得沒出什麼差錯,讀書會也講得算有條有理。不過有些事情倘若出差錯也不是馬上會爆開就是了…

--
再來工作量應該會逐漸恢復正常吧。接替我的學弟明天入伍。

Labels:

<< 回到主頁